岩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讨有效推进全面单向收费的关键问题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5:55 阅读: 来源:岩棉复合板厂家

固话与移动电话间的单向结算体系是目前单向收费已出现但政策层面尚未全面承认的主要原因,而市场格局不均衡与分业经营尚未彻底打破则成为制约单向收费近期内全面实施的重要因素。预计随着下一轮电信改革的有效推进,全面单向收费有望成为一项水到渠成的政策。 资费竞争是近年国内单向收费加速实现的主要动力 在单向收费问题上,用户与业界(运营商和政府)一直以来就存在认识与期望差异。从业界角度看,单向收费只是相对于双向收费的收费形式问题,而不应该把手机资费水平问题混为一谈,因此双向收费改单向收费后,由于主叫运营商需要向被叫运营商支付网间结算费用以弥补被叫运营商的成本,主叫费用应该出现一定的上调。用户手机所期望的单向收费就是主叫费用不变而被叫不收费,根据成本与网间结算补偿的原则,这意味着用户所追求的手机单向收费不仅改变了收费形式,实际上也降低了手机资费水平。随着国内基础业竞争的初步形成与市场加速转向买方市场,国内单向收费实际上已成为网间结算体系改革与资费竞争两方面所共同推进的产物,在近年来移动话音资费持续快速下降的过程中,单向收费经历了双向收费下实行网间结算—准单向收费出现并日益普及-本地被叫免费的过程。 2003年12月,随着当时新的《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结算及中继费用分摊办法》的颁布实施,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两家运营商结束了过去本地话音互不结算的历史,并根据0.06/分钟的标准进行网间结算。应该说,在当时移动电话仍实行双向收费的情况下,网间结算不是必要的,而且实行单项收费又进行网间结算的实践在国际上也并不常见,因此引入这项政策更主要是为未来移动电话全面实施单项收费做准备。虽然网间结算已经实施,但如果短期内通过直接取消被叫资费而主叫资费上调0.06元/分钟的方式实施单向收费,移动运营商尤其中国联通面临的收入风险仍比较突出,因此在两家移动运营商仍是国有资本控股的情况下,主管部门对单向收费始终持谨慎态度。然而,从另一种角度看,如果被叫资费随着市场竞争不断降低,而移动运营商的经营也能够保持稳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引入单向收费的时机比较成熟了。 2003年PHS全面发展以来,国内的移动话音资费持续快速下降,被叫包月的准单向收费已逐渐普及,移动运营商的收入不仅没有下滑,还都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这表明移动运营商已初步具备取消被叫资费的能力。因此在2006年末,政府部门终于转变了过去对单向收费的态度,并开始鼓励移动电话间实行单向收费,而广东等部分地区的移动运营商也在2007年初引入了本地手机接听免费。应该说,单向收费的进程在提速,距离全面单向收费似乎近在咫尺。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固话与移动电话仍维持单向结算方式,如果移动电话接听固话也免费,移动运营商就无法获得收入以弥补相关成本,从成本原则上看鼓励单向收费就存在支持恶性竞争之嫌,因此就出现了目前单向收费已出现但政策层面尚未全面承认的局面。另外,运营商对单向收费往往设置了主叫套餐等条件,而中国联通在单向收费上也显得比较被动。因此,全面单向收费实际上仍受一定制约,其前景尚存不确定性。 移动电话间实施单向收费基本条件已具备但市场格局进一步失衡的风险值得注意 由于在2003年12月就引入了移动运营商间的结算体系,目前实行单向收费即使不上调主叫资费,也没有违反管制上的成本原则。另外,从现实角度看,多年来国内传统话音资费一直在快速下降,在目前电信市场从过去的买方市场加速转向卖方市场的背景下,上调主叫资费的市场阻力也会比较大。因此,如果要实行单向收费,直接取消被叫费用的可能性与可操作性都较大,而直接取消被叫费用后运营商的承受能力就成为主管部门考虑引入单向收费时机的主要因素。 在2003年PHS全面发展前,移动电话的被叫资费还比较高,因此如果当时实行单向收费,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面临收入大幅减少的风险就比较大,2000年的单向收费传闻就使当时的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股价大跌,仅中国移动一周之内便跌幅达到20%,市值减少了170亿美元,这在相当程度上表明移动运营商尚未具备化解单向收费风险的能力。PHS全面发展后,面对PHS依靠真正单向收费带来的竞争,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通过月租费包月接听(主要针对本地预付费品牌)与套餐(主要针对后付费与主流预付费品牌)等不断降低被叫资费水平。由于国内移动通信市场已进入高速增长期,而且移动电话依靠便捷性与终端功能的强大对传统固话产生越来越大的分流,因此移动资费的下调大大刺激了用户与话务量增长,移动运营商的收入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保持了快速增加,这实际上使单向收费上的风险逐步得到了释放。 从目前的国内话务量市场格局及趋势看,移动电话资费弹性虽然低于过去,但仍远大于固话。按照经济学原理,移动运营商继续稳步降低资费,不仅不会使总收入降低,反而会增加总收入。另外,移动电话实行单向收费后,用户将更多地用手机接听,手机对用户粘性的提升意味着用户将更多地使用手机呼叫,移动运营商有望保持甚至增加主叫收入。综合上述两方面,随着多年的资费竞争与准单向收费的日益普及,即使取消被叫资费,移动运营商仍能够通过市场策略稳定自身收入以进一步化解单向收费带来的风险,因此移动电话间实施单向收费基本条件已经具备。 然而,实施单向收费后移动通信市场格局会进一步失衡的风险值得注意。目前,国内基础电信服务市场的竞争格局在一定程度上是失衡的。从2006年上半年的运营结果看,中国移动占新增移动用户市场份额近80%,占新增电话用户市场也超过了55%,其利润和现金流则都超过其它3家上市运营商的相关指标总和;从资本市场的反映看,正是出于对中国移动地位的认可,中国移动在香港的股价从最低时的不到20港元不断上升,并达到目前的近70港元;从市场现实看,近年国内市场频频出现的价格战现象导致了同时运营双网的中国联通日益失去市场挑战者的作用。在实行单向收费前,不断降低被叫资费曾是中国联通发展并维持用户的重要手段,但取消被叫资费后,被叫资费的无差别化无疑使联通的价格竞争手段受到了限制。另外,由于中国移动的用户规模是中国联通的两倍以上,除非主管部门给予中国联通网内网外差别定价的支持,否则中国联通在网间结算上将处于亏损状态。虽然近几年联通的网间结算净亏损在减少,但那主要是移动电话加速分流固话后联通用户呼叫固话用户减少所造成的。因此,移动电话间实施单向收费后网间结算亏损有可能影响到中国联通的整体经营效益,中国联通竞争地位受到进一步弱化的风险值得注意。 分业经营尚未彻底打破是制约单向收费近期内全面实施的主要因素 固话与移动电话目前实行单向结算体系,引入双向的网间结算标准将成为未来全面实施单向收费的关键。由于固网运营商还不能经营真正的移动业务,引入网间结算标准意味着固话呼叫移动电话时资费需要上调,在目前移动话音资费与固话资费趋同的情况下,固话资费上调必然使用户和话务量大量流失。因此,引入固话-移动电话双向结算后,固网运营商的承受能力将成为影响主管部门决策的关键因素,从现阶段固网运营商的发展看,固网运营商并不具备化解单向收费风险的能力。 首先,近年来固网运营商发展乏力已成为不争的事实:1999年被“一分为四”后,中国电信的收入增长就开始放缓;在2001年被南北拆分时中国电信的收入年增长率首次低于当年GDP增长速度,虽然2003年PHS在政府的默许下进入全面发展阶段,并且在2003~2004年重新拉动固网运营商的发展,但即使这种情况下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也没有能够使收入的年增长率高于同期GDP增长率,而2004年下半年以来,移动资费的持续快速下滑使PHS的发展不断放缓并失去对移动分流的抵御作用,固网运营商的发展速度也在进一步减慢;进入2006年后固网运营商每月新增电话用户屡创新低,同年10月固话(包括PHS)话务量更最终进入了负增长时代。面对单向收费进程的提速与移动电话被叫免费引入,2007年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都面临着巨大的增长压力,固网运营商已经实实在在进入了发展困难期。在3G牌照发放仍缺乏时间表而且电信重组迟迟没有结论的情况下,移动资费任何形式的下调都会加剧对固话的分流,固网运营商的发展压力也会随之增加。手机本地接听免费后,在被叫资费上手机跟固话真正处于了同一水平,而且固话还有大量的月租,因此可以预计固话的拆机率会大幅上升。事实上,在南方某省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宣布手机本地被叫接听免费后,主导固网运营商的固话拆机率就大幅上升了2倍以上。 其次,即使给固网运营商发放移动牌照,短期内固网运营商也不一定具备化解单向收费风险的能力。目前国内移动通信市场仍保持较高速度增长,但发达地区的普及率已经比较高,而具备主要增长潜力的欠发达地区由于人均消费较低,新进入者要在发展速度与效益上取得平衡并不容易。另外,如果固网运营商通过3G直接切入移动通信市场,由于初期高昂的投资,移动业务很可能需要经历一定的亏损期,这将进一步影响固网运营商的经营效益。因此,给固网运营商发放移动牌照也不意味着改变目前固话-移动单向结算体系时机已经成熟。 总的来看,由于固网运营商已进入发展困难期,把现有固话-移动电话单向结算体系改为双向结算体系,将使固网运营商面临更大的发展压力及挑战,因此预计主管部门短期内对这项决策会比较谨慎。 全面单向收费有望成为下一轮电信改革的主要成果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市场格局不均衡与分业经营尚未彻底打破是制约单向收费近期内全面实施的主要因素,而国有资本控股下运营商间利益的协调则是其中的关键。综合目前各种情况判断,全面单向收费有可能需要随下一轮电信改革的有效推进才能实现,而国有资本在运营商中的发布、运营商业务范围的调整、监管完善与法制建设等都是这轮电信改革需要重点解决的课题。 首先,在国内基础电信业尚处于寡头垄断竞争的情况下,资费政策对运营商的利益与经营状况都有着重要影响,而国有资本控股又决定了政府在出台资费政策时必须兼顾运营商与消费者的利益,这跟发达国家的电信价格监管主要基于社会福利最大化存在根本差异,也正是这种特殊性,国内单向收费才经历了双向收费下实行网间结算并主要随价格战而逐渐实现的过程。由此可见,国有资本在运营商中的发布将影响全面单向收费的引入进程,如果现有的国有资本控股格局不变,由于固话与移动电话间维持现有单向结算体系能够保护固网运营商的利益,预计固网运营商的移动业务形成规模竞争力后主管部门才可能考虑实施全面单向收费。 其次,运营商业务范围的调整直接影响全面单向收费的进程,但不确定性较大。1999年随着中国电信的“一分为四”,国内基础电信业进入了分业经营阶段,虽然固网运营商通过经营PHS部分切入了移动通信市场,而中国移动也通过无线终端固定化等方式切入了固定通信市场,但PHS本身就是政府不希望彻底打破分业经营而又要补偿固网运营商利益的产物,因此国内基础电信业目前实际上仍处于后分业运营阶段。尽管全业务运营是发达国家市场的主流,但国有资本控股下全业务经营产生的相同所有者竞争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因此在国内固网运营商能否最终获得移动牌照或者以何种方式(重组还是通过3G直接进入)获得尚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最后,监管完善与法制建设则是全面单向收费有效推进并实行的重要保证。在基础电信运营商都是国有资本控股的情况下,合理、有效的政策与监管是保证企业与市场健康持续发展的基础。例如,在2003年12月引入移动运营商网间结算后,网内差别定价符合成本原则,在国外单向收费市场也是普遍现实,但由于中国联通与中国移动实力相差悬殊,叫停网内网间差别定价无疑对贯彻不对称管制并维护公平竞争有现实意义,是一项符合现实国情的合理政策。然而,在国内电信监管逐渐从过去单一的行政监管向行政、法律、市场等综合监管手段过渡的背景下,电信法制建设滞后已给监管带来了不少困难,《电信法》的难产则是其中最为突出的方面。虽然国内初步建立起资费备案、上限管制、企业考核等综合资费监管体系,现实也表明这种体系对资费市场的有序运作产生了稳定作用,但未来随着竞争市场加剧与竞争方式的复杂化,这种体系仍备受考验。因此,通过法制建设来建立起规范化的资费监管体系,将是未来全面单向收费实施后保证市场竞争公平、有序开展的重要基础。

中山工作签证逾期

筹划税务师

深圳注册公司流程及费用

广州工作签证申请

公司注销流程

中山代理记账会计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广州注册公司电话